七浦路要撕下便宜标签 华东最大中低档服装批发市场

http://mb14.cn/2020-05-19 19:30:15

问10个人“七浦路是啥地方”,恐怕有9个人印象中都会说“就是那条Cheap (廉价)路”呀。没错,七浦路曾是华东最大的中低档服装批发市场,“便宜”是这里的标签。记者每次乘坐轨交10号线时,到了这一站,就会涌上来一批或拎或拖着黑胶马甲袋的批发客。

  不过,最近记者在七浦路走访发现,不少白领也会到这里“扫货”,黑胶马甲袋早就换成时髦的白纸袋。可是七浦路的12家市场,经营状况差别巨大,同样30平方米店铺,好的年租金70万元—90万元;差的年租金三五万元,依旧乏人问津……

  “圣和圣”没感受到商业寒冬

  走进七浦路上这家名叫“圣和圣”的服饰市场,感觉与印象中人声鼎沸、陈设杂乱的批发市场不一样。一二三层市场,被隔离成若干小店,尽管每个小店售卖的服饰不同,但装修风格都是清新田园风,而每层从灯光、公共空间设计到软装又都与每家小店的风格统一。虽然有顾客在与店家讨价还价,但并不嘈杂。圣和圣服饰市场经营管理公司管理部经理曹爱华说,与七浦路其他服饰市场不同,圣和圣对入驻商户有统一的定位要求,主要销售韩国风格的服饰、箱包和化妆品,市场运营方对这里进行了整体包装。

  走到市场的四五层,真能感觉到大商场的架势。没有类似小店那种隔断,展示商品被铺张地摆放在店铺中央,一些打扮入时的女孩在悠闲地挑选商品。圣和圣是七浦路服饰市场中转型最早、最成功的一家。当七浦路其他市场还以批发为主时,这里已经形成零售与批发平分秋色的局面了。

  零售多了,市场人气就旺。记者一天下午4时多过来,发现每家小店基本都有年轻顾客在光顾,不少还是白领打扮。“周末这里的人流要比现在翻一倍,最具人气的是四楼的化妆品专区。”圣和圣四五层店面大部分由韩国人经营,卖的很多都是当季韩国本土服饰,价格相对高一些。而四层的化妆品专区,售卖的基本上都是韩国本土化妆品,价格有高有低,但整体不算贵。

  购物环境舒适、商品层次相对高一些,还只是吸引白领消费者的一个方面。曹爱华认为,白领愿意在这里购物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,“我身上这套西装就是这里买的。一个尺码就三件,不容易撞衫,还有种量身定制的感觉。”传统批发市场有“爆款”现象,买回去的衣服太容易撞衫。但圣和圣内很多店铺里同样的款式一般只有那么几件。“价格总体上比大商场有优势,有很多款式就是被大品牌在这里相中,拿去做了贴牌。”

  “商业寒冬?”曹爱华思索了一下说,“我们几乎没感受到。”“我知道七浦路有些市场还空置着,但我们这里是一铺难求。”他指着旁边几个小伙子说,他们都是楼面经理,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好几家想入驻的店家呢。

七浦路转型这盘棋该怎么下

  转型?七浦路市场不是没想过、没做过。圣和圣是在2009年开始转型的,经过几年打磨,已经算转型成功。但其他市场就没那么幸运,大部分都还延续传统模式,服装品质整体较低。

  但是,圣和圣的成功模式很难在其他市场复制。“主要因为其他市场的产权太分散,无法形成转型合力。”汪叶根说,10个市场有大大小小6500多个店铺,其中5000多个是小业主。比如,兰城市场的店铺194个属于小业主、41个属于开发商、80多个属于参建商所有,兰城市场刚设立的时候,有人也提出过要进行统一风格的规划,产权人之间却无法达成一致,甚至有的人根本就不想在里面做服装生意。

  静安区范围内的七浦路服饰商业街区的10个市场,处在苏河湾核心区域。周边高大上的环境,早已与七浦路现状不相匹配。近在咫尺是均价早已摸上16万元的高档楼盘华侨城苏河湾,往南是今年即将开业的全球顶级酒店宝格丽酒店。

  此外,市中心相对低端的批发市场,还意味着治安、消防、交通、市容等诸多社会问题。七浦路服饰商业街区管理委员会是去年成立的执行管理部门,此前对七浦路商业街区的管理一直采取相对松散的联席会议形式。将网格化管理从街区延伸到市场,将商业街区分为“4横4纵”的安保模式,实行“商户在市场内吸烟拘留5天”的最严控烟规定,设立人民调解室,等等,都是这两年一点点做起来的。

  其实,七浦路的商户还是有潜力可挖的。目前七浦路打造出50多个有一定知名度的自主品牌,不少商铺还形成了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。有专家为七浦路支招:引入专业公司从整体布局到包装招商进行统一运作;与周边大悦城、宝格丽酒店等,形成联动效应,扩大七浦路商业效应;推动“人货分离、订单销售”的商业模式,形成网上以批发为主、实体店以展示和零售为主的服饰交易中心,等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