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糊妈咪不二嫁苏悦雷霆-迷糊妈咪不二嫁小说阅读

http://mb14.cn/2020-05-22 20:16:44
迷糊妈咪不二嫁第12章

打扫完卫生间后,苏悦已经疲惫到极致,差点晕厥过去。

但没等她喘上一口气,另一个服务员就走过来,神情冷漠:“徐总吩咐你去刷碗,赶紧的!”

苏悦已经力竭,冷汗一个劲地往下流,但她仍咬牙走进后厨,入目便是小山般堆砌的碗碟。

服务员也跟进来,“徐总说了,我的任务就是看着你,不让你偷懒,以及……偷吃!”

苏悦心中冷笑不已,徐思柔也太小瞧自己了。

她抬起头,看向墙壁上的一个小窗口。

有阳光从窗户透进来,细小的灰尘便在浅金色的阳光里张牙舞爪地飞舞,似乎也再嘲讽她现在的落魄。

“愣着做什么,快点干活!”服务员不满地瞪眼。

苏悦看了一圈都没发现手套,只好将手浸泡在冰冷的水中,任由油渍何洗涤剂侵蚀着她的双手。

想必不用多久,她的手就会干裂粗糙,如同枯枝一般了吧。

但苏悦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将碗碟一个个刷洗干净,再整齐地摞放在一起。

饥饿,疲惫让苏悦摇摇欲坠,每次到坚持不住的时候,她就猛咬舌尖,用剧烈的疼痛刺激着自己保持清醒。

办公室内,徐思柔从监控中看着苏悦被折磨的样子,如同三伏天进入空调屋般通身爽快。

随即她眼神变得恶毒,“苏悦,这才仅仅是开始呢,很快你就能知道,什么叫做生不如死!”

她打电话给服务员,冷声吩咐:“给她送一个用污水泡过的馒头,别让她晕过去了!”

服务员应了一声,去后厨拿了一个馒头。

“你的午餐!”

服务员在递给苏悦时,手故意一松,馒头便落进洗碗池中。

苏悦猛得抬头,犀利肃杀的目光直视服务员。

服务员生生颤抖了下,她从未想过,一个人的眼光竟能如此可怕。

但她很快想起,这是老板的吩咐,便不屑道:“爱吃不吃!”

苏悦知道这是徐思柔授意的,只为看她恼羞成怒的样子,可自己偏不如她意。

她收回目光,伸手捡起馒头。

幸好馒头上有一层硬皮,污水并未进入里面。

苏悦已经饿到极点,哪怕只是一个馒头,也能为她提供能量。

她慢慢揭掉那层硬皮,确认没有怪味后,才大口吃起来。

服务员满目震惊,苏悦吃得虽急,但仍保持着儒雅的姿态,仿佛坐在包间里的千金小姐一般。

“哈哈……没想到几日不见,你的口味变化那么多,这种馊兮兮的馒头也吃得下去!”徐思柔满面鄙夷地走进来。

苏悦却置若罔闻,依旧吃着馒头,仿佛那是山珍美味。

徐思柔非常不爽,现在苏悦不过是她手下一条狗,狗见到主人就应该摇首摆尾,苏悦凭什么在这里装高冷深沉。

她猛得挥手,将苏悦手中的半个馒头打落在地,和泥渍滚在一起。

苏悦握紧拳头,瞪向徐思柔,觉得自己从未这样恨过一个人,即便面对唐亭,她都没有如此憎恶。

徐思柔冷不防被苏悦冰冷的目光震慑住,但很快嗤笑一声,“怎么,不服么,那你也得给我忍着!”

她大笑着离开,笑声得意而张扬。

苏悦倦怠地蹲在地上,尽管一再告诉自己要忍耐,要坚强,但眼泪还是奔涌而出。

这就是她的人生吗,连一条流浪狗都不如。

……

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,雷霆盯着屏幕,上面显示的是苏悦从明珠公园里走出来的画面。

明珠公园,雷霆眯起眼睛,似勾起一抹久远回忆。

但雷霆很快冷哼一声,这一定是巧合,说不定这个无情的女人忘了她们在这个公园一起玩的事情。

那时自己可真蠢,居然还想着把苏悦捧在手心做掌上明珠。

若不是现实狠狠给他一巴掌,恐怕自己现在还会执迷不悟吧。

画面中的苏悦脚步虚浮,用手捂着胃部,似乎非常痛苦。

雷霆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,这就对了,离开他后的苏悦,就应该活成这样,落魄,狼狈,就像一条被主人丢弃的狗。

“苏悦去了这家饭店之后再没出来,所以这饭店就是她最后的落脚处。”邱田总结道,眉目间闪过一抹不忍。

虽然不知道苏悦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,但从小认识的情分让他生出一些同情来。

"那就跟我走一趟吧!”雷霆啪地合上笔记本,冷漠中带着些许不屑,对要亲自去找苏悦这事非常不满。

邱田无语,他是局长,局里一堆事等着他处理呢,但是看到雷霆那不容拒绝的目光,只能苦笑一声,无奈起身……

饭店里,徐思柔正想着如何将苏悦折磨的更惨,就听到服务员禀告唐亭来了。

她心中一惊,还未来得及起身,唐亭就推门进来,脸上并无不悦。

徐思柔立刻确定唐亭不知道自己藏苏悦的事 ,便露出开心的笑容,伸手攀上唐亭的脖颈,在他脸上印下一吻,“怎么现在过来了,人家什么都还没有准备!”

唐亭现在哪有心情,不耐烦地推开她,皱眉道:“我的人查到苏悦往你这边来了,你见到她了吗?”

徐思柔心中一惊,脸上丝毫不露,反而委屈道:“怎么可能呢,她要是想找我,早就来了,何必等到现在,怎么,难道你还怀疑我对你的忠心不成?”

唐亭被她说中心里想法,脸上有一瞬间的尴尬,随即消失不见。

他主动揽过徐思柔水蛇般的细腰,笑道:“怎么会呢,我是说这块你熟悉,认识的人也多,有消息的话一定比我知道的快!”

徐思柔嗔了他一眼,“油嘴滑舌!”

随后她伏在唐亭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,唐亭便露出笑容,两人并肩走出办公室。

不过唐亭的车停在后门,所以只能经过后厨离开。

他们刚刚拐出走廊,就听到前方咔吱一声,洗涮间的门被打开,脸色苍白的苏悦走了出来。

苏悦刚刚洗完盘子,双手已经被凉水浸泡的发白起皱,咋然看到唐亭出现在眼前,浑身剧烈地一颤,手脚冰冷。

徐思柔也懊恼不已,没想到苏悦会在这档口出来,她本已经用一个待开发项目的事骗得唐亭离开,就只差这么几步路。

唐亭已然明白一切,勃然大怒,狠狠推开徐思柔,大步向苏悦走来,“贱人果然藏在这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