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念你时初雪恰来》宁霁/晏淮全文在线阅读

http://mb14.cn/2020-05-22 19:22:12
念你时,初雪恰来第2章

第五位准备出场的选手来自中国,也是今天比赛里唯一一位中国的参赛选手。

尽管这样,也没能引起宁霁多大的兴趣,她甚至从书包里掏出一盒鱼皮花生,心里有些惋惜地想:要是能带酒进来就好了。

中国选手的名字叫YAN HUAI,名单报出来时,宁霁听到场内所有中国女观众的尖叫声。

她好奇地抬起了头。

居然是他。

男生站在雪道顶端,做了些热身动作,然后拉下雪镜,遮住一双漂亮的桃花眼,接着拉起面罩,只给鼻子露出呼吸的缝隙。

虽然距离不近,但宁霁非常确定,他就是昨天那个“智障”无疑。她忽然产生了一丢丢兴趣,盖上鱼皮花生的盒盖,认真地看起比赛。

然而,比赛结果超出她的预料……

甚至可以说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……

晏淮拉起面罩的时候,有一瞬间仿佛不能呼吸。他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。他非常明白,今天,他的状态太差了。是他运动生涯中前所未有的差,无论是身体状态还是心理状态。

比赛进入预备倒计时,晏淮检查了一下雪板,然后凝视着前方的雪道。

白茫茫一片。

他听不到场内观众的尖叫声,他耳边只萦绕着一句话,十年来一直埋在他心底,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句话——

“这样大的雪,什么时候才能停啊?”

晏淮又看到了,那个女孩说完话,转过头来,帮他系好围巾。

“你别哭,一定会有救援队发现我们的。”女孩有点婴儿肥,轻轻地拍着他,明明自己眼睛里藏不住恐惧,却仍然努力笑着,“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吧,你别嫌弃啊。”

她清了清嗓,轻声唱道:“小兔子乖乖,把门儿开开,快点儿开开,我要进来,不开不开就不开,妈妈没回来,不开不开就不开,妈妈没回来……”

她唱得一点也不好听,唱错词了,还走调。

晏淮却听了好久好久。

赛场倒计时完毕,晏淮滑着单板,向着雪道不远处的女孩飞奔而去。

本届世界冬季极限运动会落下帷幕。

素有“小魔王”之称、最受瞩目的新一代中国单板滑雪选手晏淮,拿下了坡面障碍技巧季军,却以重大失误结束U型池比赛。

他甚至没来得及空翻,就直接摔在了雪道上。

赛后采访时,他什么都没说,反常地沉默到底。

秋高气爽,万里无云,T大刚办完运动会,各个部门的学生正在收拾各自的东西。

“咦,那不是晏淮吗?”

“就是他呀。”

“啧,输得那么惨,居然还有脸来学校……”

“当然要来啦,小淮爷这么帅,光看脸也值了。”

晏淮坐在看台边上,长腿随意叉开,漫不经心地看着操场上忙碌的人。他戴着一副厚大的耳机,周围的低声细语,他像没听见似的。

一旁的盛飞扬却听见了,但他舍不得按屏幕上的暂停键,仍旧专注地看着动漫,只是用脚踢了踢晏淮:“狗爷,好像有人骂你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还不止一个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不打回去?”

“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,打人是不对的。”晏淮往太阳下一眯眼,质疑道,“盛飞扬,你思修课都怎么学的啊?”

“思修不教这些。”

“那它教什么?”

盛飞扬目光放空了一秒,铿锵有力地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晏淮毫不客气地讥笑出来。他向另一边转了转脖子,笑声便戛然而止,轻吐出三个字:“他来了。”

盛飞扬破天荒地按了暂停键。

操场一边,一个身材高大壮实的男生走了过来,头发极短,眼中闪烁着凶光,不知道的一定会以为他是偷偷混进校园里的社会人。

“短跑队新生,夏将辉?”晏淮站起来,大步蹦下看台,伸出一只手,“我就是那个向你约战的,晏淮。”

夏将辉看他一眼,却没有把手握上来,冷淡地问:“比什么?”

晏淮一点也不生气地收回手,笑道:“短跑。”

夏将辉立刻狠狠地看晏淮一眼,并将他上下打量一番。

盛飞扬震惊地拽拽晏淮衣袖:“狗哥,狗爷,你疯了?他可是短跑队的!”

“就比短跑。”晏淮走上前去,个头和气势一点也不输对方。

夏将辉说:“不行,你是单板滑雪运动员吧?这样不公平。”

“我觉得公平就行了。”晏淮挑着笑,桃花眼中却仿佛染上了血腥气,“你不会是……怕输给我吧?”

夏将辉青筋立刻突了出来,怒目注视着他。

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引来一大批观众,围观人群热络地在社交平台上传播:咱们学校小淮爷要跟短跑队的人比短跑啦!

盛飞扬被挤到一边,紧张得连继续追番的心情都没有了。

夏将辉握紧拳头,沉声道:“好。就听你的。”

“单比赛没意思,我们来下点赌注吧。”晏淮不嫌事儿大,“如果我输了,你想让我做什么,但提无妨。”

“给短跑队做一个月的苦力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晏淮转身向起跑点走去。

“等一下,你的赌注呢?”

晏淮眼角弯了弯,神秘地说:“暂时保密。”

一场轰轰烈烈的短跑大战就此拉开序幕。

操场边闻风赶来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,一半是想来目睹一下传闻中晏淮逆天的颜值,另一半则是想看这个刚刚输了大赛的败将怎样自取其辱。

两个人各占一个跑道,晏淮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战意。在盛飞扬看来,就像是一条懒散的狗突然变成了可怕的猎犬。

发令哨声响,两股旋风霎时冲了出去。夏将辉是短跑队的,跑得快是他的长项,然而非科班出身的晏淮却紧紧咬在后面,两人始终拉不开差距,一直胶着在一起。

最后十米距离时,晏淮突然发力,追上这段差距,夏将辉也不甘示弱,最终两人在围观群众惊叹的目光下,同时迈过终点线。

平手!

操场边一片哗然。盛飞扬推了一把快要掉下来的眼镜,不敢相信这个结果。他知道单板滑雪运动员也要接受体能训练,但他没想到,晏淮能跟专业的短跑运动员跑成平手。

夏将辉也很意外。

虽然他是稍微有些轻敌了,但全程竟然没能拉开太大差距,这是他始料未及的。他不由得再度慎重地打量起对方。

晏淮喘着粗气,额角挂着细密的汗珠,咧嘴笑道:“打平了。怎么办?”

夏将辉披上衣服,点点头说:“你很强,不愧是能上大赛的运动员。”

“我要的不是表扬。”晏淮昂起下巴,瞳孔中又出现了刚才那股旺盛的战意,“今天,我一定要跟你比出一个结果。”

夏将辉顿住了,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有必须要让你做的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刚才说了,暂时保密。”

“你说出来,我可以考虑。”

“不行。”晏淮霸道无理,坚定道,“我必须要赢了你,你才会真的去考虑这件事。”

夏将辉耸了耸肩:“但我不能再陪你跑了,我们队要集合了。明天吧?”

“两位,两位。”盛飞扬终于从人堆里钻了过来。他身上穿着一件海贼王限定款卫衣,站在两位运动员跟前,像是从另一个次元里来的,“我想到一个办法!”

他表情高深莫测,语气也非常严肃:“在这片挥洒了你们汗水的跑道上,应该用一个最快速也最男人的方式决斗!”

“?”

“石头,剪刀,布。”